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

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是: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 » 走进兴仁 » 兴仁文苑 » 小说

马乃传奇第六回

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

第六回龙土司失子复得 王参军二诈土营


却说秦阴阳神天鬼戳找到的地方,竟是那秦始皇帝赶山填海停滞之地,山神龙脉憩息之所。秦阴阳自是十分高兴,正准备详细勘查四面八方地形,寻出那结穴之处,可惜已是晚上,夜色茫茫,看不出个落头。他只得借助天上幽微星光,勉强辨出个方位,向那南面走去。

秦阴阳在莽原上的野草和厥丛中跌跌撞撞摸索了半宿,才下得山来,依稀听得前面山谷中传来一两声犬吠,秦阴阳心中大喜,他振作精神,拖着沉重的双腿,朝着前方努力走去……

秦阴阳穿过一片竹林,找到条小道,沿着小道左转右转,便来到了一处寨子前。顿时,寨子中农户喂养的狗冲出几条来,朝着他狂吠不止,秦阴阳只得顺手从路边的竹篱上抽出一根竹枝来,抵挡冲近身前最恶的那条猛犬。

吱呀一声,寨子最边上的那户人家打开屋门,一个汉子拎着根扁担走出门来,大声喝道:狗!回来!

那汉子明为唤狗,实则出来查看究竟。

来者何人?

是过路人。

秦阴阳又困又乏,声音弱弱的答道。

从那里来的?

看到秦阴阳只身一人,那汉子近得前来,问清了情况,便把秦阴阳让进了家里,安排憩息自是不题。


第二日,龙土司府里一如往常,老爷太太在丫环仆妇们的照料下半晌才起床洗漱完毕,府里的下人们早已各自忙活半天了。龙老爷照例在大管家龙勒的陪伴下到各处转悠转悠,监督下人们干活,谨防有人躲懒。只是那龙老爷身板已大不如前,神情已是龙钟老态,在走动中不时咳嗽几声,时不时停下来让大管家捶一捶背,又才慢慢吞吞地向前走。

唉!真是老不中用喽。

是,老爷。龙勒顺口打哇哇地跟着说道:奴才也觉得腿脚都没有以前利索了。

奴才就是担心,怕身体不行了,照顾不好老爷。龙勒愁眉苦脸、哭腔哭调的说道:奴才这辈子全靠老爷您关顾,奴才就是变牛变马,也报答不了您的大恩大德!

龙老爷最爱听的就是龙勒的这种话。这话从龙勒的嘴里吐出来,这腔调,这神情,这话里的话,……无一不像猫儿抓心一样,挠得龙老爷心里痒酥酥、痳碌碌的,直往那心坎坎上去,说得龙老爷眼泪花花在眼眶眶里直打转转,只差一点就大放悲声了。

在这诺大的土司府里,上到老,下到小,几房婆娘,上百口人,硬是没有一个像龙大管家这样能说会道的,无论是换上何人,都不一定有龙勒这样让龙说话让老爷称心如意的了。不得三下二下,不敢穿这个褂褂,古老人说过的话硬是不会有半点丢头的。

你说啊,要是龙蟠这豹子拖的不把小少爷抱走,龙老爷哽咽着说道:到今天也有十多岁了,快成个大人了吧!

龙蟠那个砍脑壳卖血桩桩的,做这样损德的事,他早就着天打雷轰霹个西巴烂了。

龙勒咬牙愤愤不着边际地附和着龙老爷的话,生怕触到了龙老爷心头的痛处。

二人正说着走着,一土兵来报:

佃户杜心有事要向老爷报告

让他进来

老爷,杜心上前作了个揖说道:昨天寨子里来了个阴阳先生,太有学问了,说话又巴巴实实的,我是服气得很呢!要不要带他来会一会老爷?

龙老爷还沉浸在往事悲情中,半晌没有吱声。

算了算了,让他走吧!龙勒察颜观色,见龙老爷心情不爽,便准备打发杜心离开。

是,大管家!杜心转身正要离开。

慢!龙老爷缓缓转过身来对杜心说:你带他来,我会他一会

是,老爷!杜心转身离去。


秦阴阳被带到大厅的时候,正是后晌时分,温暖的阳光透过花窗格子照进屋来,整个屋子里暖阳阳的。分宾主坐定后,仆人奉上香喷喷的热茶。龙老爷问起秦阴阳的来历,秦阴阳先行在杜心处打听清了龙土司龙老爷的一切,对情况了若指掌,自是应对如流。真实来意是不便透露的,故话一出口,除了秦阴阳自我介绍的内容外,其他方面在龙老爷听来,便是字字心惊,句句肉跳。

实不瞒老爷说秦阴阳低沉而又缓慢地说道:在下这次来造访贵府,是想给老爷你指一条明路,让龙氏家产有继,不至于断了香火

先生何出此言?龙老爷虽是心里不快,但被秦阴阳一语戳中了心中痛处,早已是坐卧不安了。

我今早起来,见紫微高照,贵府瑞气盈庭;在来贵府途中,遇一野兔沿山奔跑,定是贵府合当有事

此话怎讲?

掐算下来,紫微高照,定主喜事临门。兔子满山跑,终归回旧窝。此吉兆主贵府失散多年的小主人将要回府了!

此话一出,龙老爷似被那雷霆万钧击中,又如中疯着魔一般,立起身来,拜倒在秦阴阳面前,大放悲声,惊动了一屋子的老小。

秦先生啊,你就是我的活佛、活菩萨呀!龙老爷号啕大哭道:求先生救我一命!

不必如此!不必如此!

秦阴阳赶紧离座,扶起龙老爷,待其情绪稍安后,便一一将前因后果细说与那龙老爷听。自然是当讲的便讲,不当讲的一句不讲,却也听得那龙老爷一会儿是哭,一会儿是笑,像个疯痴一样。

俗语云:嘴是两片肉,翻进又翻出;红嘴白牙关不住,是非口舌害人穷。但看这世间上做媒婆神婆的,做算命先生的,那一个不是伶牙俐齿、能说会道的?只要他信口开河,那真是叫你信也得信,不信也得信!

龙老爷虽说不是一般的精明,但这秦阴阳所说的,一是有根有据,再则他知道马乃下落,加之秦阴阳是何等的人物?自然是说得句句宰筯,下的断章是让人不得不服

老爷,秦阴阳适时说道:这也是你祖上有德,不当断了这香火,你得要感谢老天菩萨才对

一定感谢!一定感谢!龙老爷头直点得像鸡啄米粒一般。

那你得要依我几件事!事情才会顺畅自然。

依得依得,莫说几件,就是几十件,几百件,我都依得。龙老爷止住悲啼,畅快说道:只要我能拿得出的,就依先生你说的去办

秦阴阳见火候快到,便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,安排了一通。

龙老爷自然是一一依允。并立即让大管家龙勒打扫好东厢房,安排秦阴阳住下,仆妇佣人一应俱全,每日好酒好肉款待。若秦阴阳外出,人夫马匹随时伺候,不得有半点怠慢。只把个秦阴阳服待得像个老太爷一般。此外,安排龙呷挑选出一队精干人马,按照秦阴阳的指点,前去接小少爷马乃回府,不得有半点闪失。

自此,秦阴阳在龙土司府安安心心地住了下来。白日里或独自一人,或带着几个龙府仆人外出转悠,找那个结穴之所不提。夜晚则挑灯夜读,做些卜卦功课,日子也是过得逍遥自在。


一日,寨前官道上驰来一队人马,闯进寨门后直奔土司府而去。近得门前,来人高声喊道:烦请通报龙老爷,平西王帐下参军王武求见。

龙老爷接报后,甚是诧异。心想,我与汉人军队从无什么往来,这个平西王是个什么来头?派人来我这里想干什么?有点不想接见来人。

大管家龙勒劝说道:老爷,最近听说外面风声不太好,那些汉人乱得很,还说汉家的天子都换了。既然汉人主动找上门来,您不妨见他一面,顺便打听一下情况也不妨事

龙老爷一听有理,便同意请来人到大厅见面。

王武一行跨进厅来,没有看到在安逸营遇到的那种阵仗,但却分明的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气场,一股隐隐的肃杀之气裹挟而来,不觉得暗自心惊。但他毕竟是见过大场合的人,枪林箭雨中捡回来的命,胆量还是够足的。在稍许慌乱之后,王武又准备将在安逸营表演的那一套在这儿重演,谁知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。

就在王武说明了来意后,只听见龙老爷沉沉的说道:

我彝家十二营寨虽受汉家皇上敕封,但历来自给自足,还时时上贡朝庭,骨气得很。汉家人若是想与我彝家打交道,大家公平交易,两不相亏就好,我们没有想从汉人那里讨得半点便易的想法。至于其他事情,除汉家天子外,其他人我们不想去管那多,我们彝家人不想去惹那多是非

见话不投机,王武婉转说道:在下久闻龙老爷威名,早想前来拜会,一睹真容。平西王吴王爷听说龙老爷治理有方,地广粮足,战马良多,主要是想来与龙老爷作个公平交易,没有其他意思

可以。龙老爷说道:今日天色不早,待明日你们看过马匹再说吧!

好的。

王武一行被龙大管家安排住进了驿馆。

刚一进房,王武手下一副将将刀往桌子上一拍,气冲冲骂道:娘的,我等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,当场就应按吴王爷的安排,不听话的两刀结果了他!

草包!你懂个毬,王武低声斥责道:这里是彝家的中心地区,也是军马的主要汇集地,我们主要是想从这里把更多的好马选走,完成吴王爷安排的任务。若是生起事端,误了购马大事,你头上的脑袋要最先落地

一番话唬得几个手下服服在贴。

睡觉,明天再说,王武喝令道。众人便乖乖的去睡,只待明日再作主张。

次日,王武在驿官那里探听了一些消息后,先不急着去拜会龙老爷,而是揣止一砣盐巴,一大清早便来到寨中唢呐客李进财家。在李进财家门口,王武一行堵住了正要外出的李进财。看着几个虎视眈眈的汉人,李进财暗自有此心惊。他停下脚步问道:

几位军爷来找我,有何相干?

只怕是事关你全家身家性命之事呢!王武又拿出了惯用的招式。

你给我说这种话,李进财长期在外吹唢呐,吃东家喝西家,也是多少有点见识的,说起话来不软不硬的:我可不是吓长大的,找我有什么事直说!

李师傅不要生气!王武一见硬的不行,立即换上一付笑脸,说道:兄弟我说的可是实话,不知你听说过没有,最近外面太乱了,各路人马在争抢天下,大军过处,片瓦不留,活口难存。你们这里迟早也不会是一方净土。清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,凭你们十二营寨的力量,能对付得了清朝的大军吗?你也应该为自己留条后路!

李进财听得这话,略略迟疑了一下。就这一瞬间的表情,被王武看得个一清二楚,他在话中继续加重了药子:

你上有老下有小,你要得为自己的家人着想一下。就算你不为自己家人着想,龙老爷对你们那么有恩,你们也得替龙老爷着想着想!

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,王武拿出那砣石盐,递到李进财面前,笑着说道:兄弟我也不难为你,只要你帮我请出大管家来,到你家中做顿饭吃,大家认识认识就行,饭菜钱我另外给你

李进看着递到面前的青石盐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当他眼光瞄到王武身后那几个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后,心里自是胆怯几分,他只得伸手接过王武递过来的盐巴,安排宴请龙大管家的事宜。

傍晚时分,龙勒向龙老爷告假半天,到老亲①唢呐客李进财家吃饭去了。

李进财家七个头的三间高架瓦屋坐落在半山腰上,几棵香樟树和两棚竹林把房子遮掩得严严实实,从远处只看得出半个屋顶。

龙勒进屋时,李进财正在火塘边咕嘟咕嘟地喝烟筒②,从火坑楼上垂下的木钩上吊着的砂罐里茶水正扑哧扑哧地翻着泡沫。

老亲,啷个子想得到,请我过来吃饭”。

多时没有看到了们,两弟兄来喝一杯嘛”。

你是在哪点弄得的酒嘛”。

我是前几天到嘎嘎寨黄家吹唢呐时带回来的,青冈子酒,劲火大③很!”

要得”。

……

老亲来了哈!”李进财老婆从厨房里把菜端上了堂屋的八仙桌上,一会儿就摆了一大桌子。

做这么多菜?龙勒一坐上桌,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,中间一大缸钵清炖土鸡,热腾腾正冒着热气;周边围着主菜摆上了蒸腊肉、蒸香肠、蒸血豆腐、炒斑鸠肉、炒花生米、炒阴辣椒、炒核桃仁、炒小青菜,外加煮有一大碗干南瓜片。

自家老亲,客气那样嘛!龙勒看到这一桌子彝家人过年过节才会做的八九大碗菜,心里很是感动,一边流口水一边客气着。

没得那样吃得,李进财照例客套的说一句:自家弟兄吃餐便饭

好好好!

二人正要举杯动菜,忽然院子里传来一阵犬吠。

是哪个来喽。李进财有些不自在,他边说边站起身来去开门打狗。

在一阵子寒喧中,李进财把王武几个人带了进来。龙勒感到有些意外。

阿哈,龙大管家也在这里,幸会!幸会!王武打着哈哈迈进屋来。

王参军,也认识李师傅?龙勒讪讪地答道。

认识,认识。王武大大咧咧地说道:大名顶顶的李师傅,左团右转那个不认识!我们是老朋友

老朋友?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?龙勒虽然一肚子狐疑,但也不好少人家面子,只好哼哼哈哈地一起坐下吃饭。

来,喝酒。李进财举杯劝道。

来来来,大家有缘,喝一杯。王武反客为主,热情地劝起酒来。

三杯落肚,众人熟识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,相互攀谈起来。酒这个东西真个是好,很多办不成的事,它一出面,轻松搞定;很多无聊的时光,它一出面,便不是问题。由于它的神通,便成为了男人们的最爱。

席间,龙勒也曾试图打听一下王武一行的真实意图,但王武左一个哈哈,右一个哈哈,就是不会吐露半句真言,倒象是在招待李进财、龙勒两个客人似的。这使得龙勒在暗中留了个心眼,不敢喝得太多。

倒是李进财经不得劝,左一杯,右一杯,像灌牛屎虫一样直往喉咙里倒。虽说唢呐客酒量大,但淡酒多杯也会醉人,不多会他便有些酒意了。

来来来,喝酒。咱们今天不谈正事,难得有缘相聚,弟兄们不醉不散。王武一个劲地殷勤劝酒。

……

酒席尽欢而散,但见满桌子杯盘狼藉,一个个东倒西歪,站立不稳。李进财已是醉倒在地,几个人将其抬上床去。

走,我们送你!王武搀扶着龙勒的膀子说道。

不用,不用。龙勒假装醉酒,偏偏倒倒地往回走。

王武暗中使个眼色,几个手下一拥上前,架起龙勒径直往外走去。来到一个僻静处,几人把龙勒丢到地上,呛啷啷一齐亮出了刀剑,架在龙勒的脖子上。

你说你要不要活命?王武狠狠的问道:若说半个不字,立马杀你丢洞

兄弟,有话好说!有话好说!龙勒心惊肉跳,但他还未完全醉酒,这一半的清醒救了他一命。

我们已经是弟兄了,你们需要做什么,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。

那好!王武靠前说道:只要你配合我们,征用好战马,吴王爷是不会亏待你的,清军也不敢打你们的主意,这不是两全齐美的事吗?

好的!好的!龙勒心想,好汉不吃眼前亏,先应承下来再说:我一定照你们说的办

……

第二天中午,龙老爷听从了大管家的建议,宴请了王武一行,又安排龙勒带领王武一行放马坪各养马场去验看马匹。选中了千余匹良马,并谈好了价格,约定半个月后交钱运马。

回到驿馆,王武立即修书一封,差人换乘快马,星夜入滇飞报吴王,自是不提。


老亲——当地风俗,两人间为了让关系更为紧密,一方把自己一个儿子或女儿过继给另一方,认对方为干爹,求得对方的保祐,于是双方互相走动,亲近起来,互称为老亲。

喝烟筒——南方人的一种吸烟方式,用碗口般大,长约三尺的竹子一节,掏空一头,在中部安上烟嘴,灌入少量的水,装上自制水烟丝吸用。

劲火大——方言,指酒的度数高。

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